全球其它央行紧缩进程或放缓

 对于美元而言,一个不得不提的因素便是刚刚通过的美国税改。税收改革的成功通过,应该会加强业已稳固的美国经济增长,并促使美国企业掀起一波遣返浪潮。

去年12月26日报道称,美国共和党税改方案中有一项规定是对美国企业海外利润和现金汇回实施一次性低税率优惠。

  根据预估,美国企业或将利用这一税收优惠将多达4000亿美元资金汇回国内。而将海外资金汇回通常需要出售外币资产并买入以美元计价的资产,此举有可能推动美元走强。

  嘉盛集团首席中文分析师黄俊指出,美国税改通过后,美国的税收在全球具有较大竞争力,有利于制造业回归美国并资金回流美国。这对美元上涨有促进作用。

  美银美林策略师日前表示,市场低估了税收改革对美元的影响,对欧元区增长过于乐观。根据美银美林的预测,欧元/美元在2018年将走出U型轨迹,这表明该货币对将在今年年中之前下滑,随后将在年底前复苏。美银美林预计,欧元/美元将一路暴跌至1.10。

  美银外汇策略师Athanasios Vamvakidis和John Shin指出:“我们认为,两个主要原因表明美国税收改革将在2018年初支撑美元。首先,经济已经实现充分就业,政府将增加财政,且联储正处于加息周期之中。第二,资金回流将提振美国经济,其中一些资金将不得不从非美元货币兑换成美元,”

  美银指出,基于该行的企业调查,大约40%的海外利润都是美元,这表明资金回流将对美元产生相当大的潜在影响。

  根据美银经济学家预测,美联储在2018年至少会加息三次,在税改获得通过后,存在加息四次的风险。但是,市场消化的加息预期则略低于两次。

  根据美国国内税务署数据,一些投资者研究了2004年10月布什总统执政期间颁布的一项税收遣返计划,其促使企业返还约3120亿美元。衡量美元兑其他16种货币的美元指数,打破了一年来的下行趋势,在2005年上涨近13%

  法国巴黎银行北美汇率策略主管Daniel Katzive预计,未来数月美元将走强。欧元/美元在上半年可能跌破1.15,美元/日元料突破115。在他看来,美元走强的驱动因素将来自美联储加息和税改对家庭及企业的益处。

  标准银行G10战略主管Steven Barrow说道,在2018年,税收改革“可能会导致美元的一次性暴涨

  黑石集团(Blackstone Group)副董事长Byron Wien日前给出备受业内人士关注的2018年“十大意外”清单,其中就包括美元。

  Wien认为,美国经济实际增速超过3%,加之特朗普政府利于商业的政策的实施,将使投资者对持有美元资产的兴趣再次增加。欧元/美元将跌至1.10,美元/日元将升至120。

  过度抛售

  此外,美元跌势可能已经过度,正所谓“物极必反”,在低期望值、极端看空的情况下,美元存在反弹机会。

  事实上,根据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CFTC)的数据,上个月对冲基金和其他大型货币经理人转为净看涨美元,为6月以来首次。

  Faraday Research高级市场分析师Matt Weller去年12月中旬撰文称,对于美元后市前景,市场情绪的钟摆已经从高期望值、极端看涨,转为低期望值、极端看空,这可能会让美元在2018年的处境比2017年好得多。

  布朗兄弟哈里曼(BBH)分析师认为,美元在12月下半月至上周一直被严重抛售,这意味着可能会自低位展开反弹。

  全球其它央行紧缩进程或放缓

  眼下一些看空美元的观点是基于如下想法,即今年全球经济将加速增长,从而促使其它央行跟随美联储的脚步来缩减货币、甚至上调基准利率,会提升其它货币兑美元的吸引力。

  但分析人士认为,随着美元在过去一年大幅贬值,其它央行或许不必像眼下计划的那样收紧货币政策。

  这一观点的内在逻辑在于,通过迫使竞争对手汇率上升,美元贬值可能会令其它地方的经济增速和通胀放缓,从而为利率保持低水平创造空间。

  法国农业信贷银行驻伦敦的利率策略主管Mohit Kumar说道:“美元走软可能会对其它央行产生影响。从更广泛的角度来看,货币走强类似于收紧货币政策。”

  纽约梅隆银行高级外汇策略师Neil Mellor在一份报告中对客户表示,“货币显著升值可能消除对通胀复苏的预测,这意味着任何关于政策变化的暂定计划都可能被搁置。”

  随着欧元/美元早已接近三年高点,美元进一步下滑可能会对欧洲央行摆脱其货币计划产生影响。

  这一观点也得到最新数据的支持。上周五公布的数据表明,欧元区通货膨胀在12月份放缓,证明了欧洲央行继续保持宽松货币政策的正确性。

  上个月欧元区物价同比增长1.4%,比前月降低0.1个百分点,也低于预期的1.5%,主要源自于食品和能源价格的上涨乏力。

  欧洲央行的下一次货币政策会议将在1月25日举行,投资者将在其行长德拉基的讲话中寻求他是否对强势欧元感到不适的蛛丝马迹。

  法国兴业银行全球固定收益策略师Kit Juckes说道:“如果欧元继续走高,很难看到欧洲央行加快缩减量化宽松的步伐。”

  布朗兄弟哈里曼驻纽约的外汇策略主管Marc Chandler预计,利率差异将继续利好美元,尤其是兑欧元。在他看来,基于货币政策分歧的交易尚未见顶。

  亚洲央行方面同样如此,随着本币大幅升值,这些央行积极收紧政策的动力可能会减弱。

  2017年,人民币兑美元创下2008年来最佳年度表现,日元兑美元创下2011年来最大升幅,韩元和印度卢比分别创下2004年和2010年来最佳年度表现。

  野村(Nomura)驻新加坡新兴市场经济主管Rob Subbaraman说,亚洲货币走强早已在“起到货币政策紧缩的作用,亚洲政策制定者将对此感到满意”。


联系电话

服务时间:周一至周五 9:00--18:00

官方微信二维码

©2014版权所有:Quantitative community 沪ICP备14040903号-1,保留所有权利!     风险警示: 外汇和其它保证金交易品种具有损失本金的高风险,因此不适合所有投资者。入市前请充分了解潜在风险,必要时可向第三方征询意见。

重要声明:本网站仅为外汇投资者提供交流社区,不涉及代客投资、不触碰任何投资者资金,更不会参与用户的出入金行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