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过度举债达到历史新高,IMF提出退出量宽等应对措施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在最新发布的4月份《财政监测报告》(以下简称《报告》)中给出了一组令人关注的数据:2016年年底全球债务为164万亿美元,相当于全球GDP的225%;政府债务占GDP的比重也超过二战和2007年全球金融危机时期的峰值,达到历史新高。

《报告》发布适逢IMF《世界经济展望》(WEO)发布的第二天,全球负债压力大增也让IMF对全球经济原本的乐观展望蒙上一层阴影。

债务高企已经成为悬在全球经济增长头顶的“达摩克利斯之剑”,而美元升值或发行机构存在货币错配的情况,会让一些新兴市场国家较其他国家而言更容易受到影响。

清华大学国家金融研究院院长、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前副总裁朱民在此前的一个论坛中表示,全球债务水平在金融危机后不降反升,现时面临的问题将比2008年还要严重。

而出现这个现象的原因在于宽松的货币政策。朱民指出,宽松的货币政策导致低利率,使各国债务上升,政策空间远较2008年为小,加上现时正处于长债务周期的尾端即将调整,若发生大幅波动,应对的工具将很不充足。

“诸国兴衰无可知,审慎而成功的政府会未雨绸缪,防患于未然。”IMF在《报告》文末写道。

在风暴袭来之前,决策者可以通过哪些手段来回应?拉加德在发布会上表示,“何不趁着阳光当头,修复屋顶?”

IMF所提出的应对措施包括适时退出QE、制定监管和财务政策工具以及实施财政改革,以提高生产率,增强人力资本和实体资本。

IMF财政事务部主任维托尔·加斯帕尔(Vítor Gaspar)指出,IMF预计至2023年,除美国外的发达经济体的公共债务占GDP的比重将会下滑。“预计美国会是唯一一个公共债务占GDP比重上行的国家,到2023年会从2017年的108%上升至117%。”加斯帕尔表示。

至于为何美国的公共债务占GDP比重会上涨,加斯帕尔解释称,美国国会通过的支出计划和减税计划是主要原因。

加斯帕尔也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报告》中的数据,加上目前全球商业周期正处于上升轨迹中,各国政府应该趁机创建缓冲,同时削减公共债务水平,以应对“未来不可避免的挑战”。


联系电话

服务时间:周一至周五 9:00--18:00

官方微信二维码

©2014版权所有:Quantitative community 沪ICP备14040903号-1,保留所有权利!     风险警示: 外汇和其它保证金交易品种具有损失本金的高风险,因此不适合所有投资者。入市前请充分了解潜在风险,必要时可向第三方征询意见。

重要声明:本网站仅为外汇投资者提供交流社区,不涉及代客投资、不触碰任何投资者资金,更不会参与用户的出入金行为。